猪年一开始,我们和几只“猪”聊了聊人设

代表猪猪女孩的品牌在十年前可能是阿依莲,现在可能是欧时力等甜美好嫁风的,我自己对Chloe的小猪包很心动。不过品牌们最近都对猪很友好,比如美宝莲的猪麻将就很让我心动——但像有的唇膏膏体是个猪我就无感,用完别人又看不到。

它背后是一种以退为进:你看,我这么平凡又普通(谦虚之辞),却还是不甘于做猪,努力活得精致又积极。

记者 | 刘雨静

既然猪猪这么可爱,为什么他们都否认了自己的猪猪人设?

不过聊到最后,他们都为自己开发出了跳脱于猪的复杂人设——“独立自强的精致野兽派女孩”,或是“阿美咔叽野猪男孩”。归根结底,这些人设标签其实并没有孰优孰劣,谁不是在标签化的时代为了人设活着呢。

我虽然不是每天被零食包围,但三餐都是很用力地在吃,就算磕酵素我也要去吃肥肠喝奶茶,为了吃排位三小时没在怕的。我最害怕的是,如果我说自己是猪猪女孩,别人也不会反驳。

和朋友之间互称猪猪是一种拉近心灵的社交,意味着我可以在你面前暴露一些本性和真心。毕竟你不会叫不熟的人猪猪女孩。

下面是其中三个猪猪女孩(男孩)的故事。

这让那些平日苦于找不到标签形容自己的女孩们豁然开朗:我可以没有惊人的美貌,也可以不用维持精英人设,做猪猪女孩好像也不错。

另一个现实原因则是猪猪女孩原本就有自嘲意味,或者说是一种谦虚。形容女孩的褒义词那么多,谁会在有选择的时候说自己是猪呢?

猪猪女孩这个人设标签原本就定义模糊。它不像“隐形贫困人口”或是“积极废人”这类意义鲜明的复杂人设,可以清楚勾勒出一个当代青年的形象。广泛意义上讲,猪猪女孩的适用范围相当广,不管面貌、学历和年龄如何,女孩们都大可自称为猪猪女孩。

叫自己猪猪女孩,一定是觉得自己精致、或者本身是瘦子才会敢自嘲,这样会显得可爱。但真猪是不会叫自己猪猪女孩的。

我是朋友圈里行走的大众点评——我能自己去吃海底捞,也能吃完两人份的菌菇火锅和椰子鸡。我周末向来都是自己出去打卡网红店的,就算我吃不完,一个人也能吃得很好。今年生日我自己去打卡了那家沪上有名的蟹黄面,比起大家一起庆祝我还是想好好吃顿饭。

去年红起来的《小猪佩奇》则这一标签具象化了——这只粉色的天真小猪,让猪猪女孩的形象有了具体归属。

“朋友之间互称猪猪是一种拉近心理距离的社交,”柳阳阳说,“话外音是,我可以在你面前暴露一些本性。毕竟你不会说不熟的人是猪猪女孩。”

虽然我们有时也开玩笑说自己是猪猪男孩,但我绝对不是刚刚讲的那种猪。我每天健身,每餐都会算好热量和蛋白质,通常都是健身餐或者不加酱料和芝士的三明治,管控超严格的。去年我因为咬肌很大去打了瘦脸针,皮肤和胡子也认真收拾过。最近我在用Tripolar美容仪,让自己下颌线更紧实一点。

(应采访对象要求,柳阳阳、马小黎、戴泰德、郑桉均为化名)

做猪要开心表情包。小猪佩奇表情包红猪猪八戒瑞典鳌虾。图片来源:戴泰德某淘宝店铺的猪猪女孩搭配柳阳阳:优衣库的肉粉色摇粒绒外套穿起来特别像猪,所以我买了不愿露脸的柳阳阳Zara猪猪包戴泰德:我打瘦脸针和玻尿酸,但我的人设是粗犷的野猪男孩阿美咔叽男孩戴泰德马小黎:猪猪女孩最害怕——你说自己是猪猪女孩,别人却没反驳生活在北京的马小黎

如果要给我的自己打分——我大概65分满意,我的腿不错,但腰有点粗。我也试着通过一些方法让自己变得更好,比如每天运动、7点以后不要吃东西,但有时候工作会让我变得很丧——一丧就想喝酒,喝酒就会发胖,发胖就更丧了。

外形管理之外,我的朋友圈一定会发吃的——让大家觉得我是很会吃、有品位的人,只要出去玩就会挑很厉害的餐厅,有机会我都会去打卡米其林。

从社交媒体的传播逻辑看这并非难以理解——年轻人希望被代表却又不希望被太多人代表,何况人们的注意力太容易被其他热点分散。猪猪女孩这一人设,注定有天会和plmm、886等网络热词一样变成时代的眼泪,生肖猪年只是重新让它走进大众视野的契机。

猪猪女孩的使用语境是门玄学。一个必修的社交学分是,女孩们可以自称为猪,但别人决不可主动说她是猪猪女孩。此外,女孩们的社交往往以“我们这类猪猪女孩……”的自嘲式寒暄开始,但结尾一定要以真诚的“你哪里是猪 一句赞美”升华结束。使用猪猪女孩的真谛在于客气一下——就像春节亲戚来你家发红包,推脱几次并不会改变你收下红包的结果,但过程是必须的。

最早微博大V“休闲璐”在2017年7月提出这个人设,大意是下一个流行的动物可能是猪,而猪猪女孩“天真,傻乎乎的,爱笑、爱吃零食,还很仗义。”

有人觉得自己不配做猪猪女孩,有人则坦白内心底希望自己的人设比猪高级。比如我的朋友柳阳阳,一个在小猪佩奇红起来之前便热衷于把各种猪元素穿在身上的女孩(尽管她属马),在我频繁逼问她猪猪女孩的定义之后沮丧地承认,“可爱的瘦人才配叫猪猪女孩。不然我还是做真猪好了?”

在科技公司工作的郑桉说,她更愿意做考拉女孩而不是猪——尽管她觉得自己也很宅、有时也懒洋洋的,但猪猪女孩却有种恶意卖萌的感觉,“有的女孩子会念成居居,导致我看到文字脑海中都会浮现这个读音。”

而关于猪猪这个人设的表演,我的采访对象们毫无疑问都把直接符号关联在了“吃”上。毫无疑问,猪猪女孩(男孩)们的恩格尔系数都很高。

戴泰德或许是最对于吃这一人设最为执着的猪猪男孩了。他的朋友圈都是拍摄精美的高级料理照片,不久前他去瑞典旅行时刚吃了一餐近4000人民币的米其林。有次我与他一同去京都旅行,他提前两个月预定了家号称京都第一的和果子——拿到那盒高级点心后,我站在12月的寒风中等他摆拍了足足半小时才吃上第一口。

不过总体来说,猪猪女孩还是比较积极的,给自己立了一个精致而快乐的flag。如果你真的非常非常丧了,哪顾得上自己是狗还是猪。

社会学家戈夫曼在《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中提出,社会生活就是一个剧院,每一个社会情境都可以看作是一个戏剧舞台,我们每个人都在社会的大舞台上,利用各种道具与符号,预先设计或者展示自己的形象来进行表演,人与人的互动正是表达伪装起来的自己——这并不是欺骗,而是同社会公认的价值和标准相一致的前台行为。

工作3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发胖的马小黎,过去一年正与戒奶茶斗争,没有成功。在采访之前她刚吃完一顿烤大肠,“我吃之前会磕一袋酵素,一种心理安慰,”她说。柳阳阳则说自己是能够一个人吃任何饭的猪猪女孩——无论是海底捞还是双人份的椰子鸡。她生日当天我给她发消息时,她正美滋滋地独自吃一碗大份蟹黄面。

在我的社交圈子里,猪其实有它另外一层定义。就是那种真的肥、有肚腩、以胖为美还没有任何肌肉轮廓的男生,明明是猪却很爱硬讲自己是熊。

如果要形容自己,我觉得自己是个“阿美咔叽野猪男孩”。阿美咔叽是一种美式工装复古风格,我的所有衣服搭配都是这样的——复古、水洗、皮质、粗粝,硬要以动物类比,就是原生态野猪。但我又不是那种五大三粗的野猪,我的重点在于品味和享受生活。

要知道几年前人们印象中的猪还没这么光鲜可爱:过去国内影视作品里的猪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西游记》和《春光灿烂猪八戒》里的胖八戒;宫崎骏的动画里猪都和诅咒有关——《千与千寻》的主角父母是吃太多被诅咒变成猪的,《红猪》主角同样从飞行员被诅咒成了猪,尽管武力值高,但我相信没有女孩愿意把自己的外形和红猪扯上关联;过去红过的可爱猪大概只有香港漫画家麦家碧笔下的麦兜。放在十年前,猪猪女孩这个词或许贬义意味更多,但如今猪已被彻底卡通化。

品牌们也深谙这一切。任何对社交媒体友好的、适合发朋友圈的、看起来足够精致可爱的,都可以与猪猪女孩扯上关联。它是能营造一种实用意义上的反差感,通常用于“提升生活品质”的宣传语境中。

大多年轻人已经离不开人设标签了。你在社交网络中发的每一条推送,都是一次个人形象的输出,也是你寻找同伴和群体归属感的信号。人类向来离不开这种社群归属感,正如动物会通过气味寻找同类。

当大家都对这种谦虚心知肚明,你便无法再用“猪猪女孩”的人设去表演出娇憨天真的印象了,用不好反而显得有些做作。

因此,社交媒体中的猪猪女孩标签,往往会加个“精致的”前缀,好让它看起来少一些笨拙而多点可爱与娇憨。

比如口红品牌往往呼吁女孩们即使素颜出门也要涂个口红,做精致的猪猪女孩;而零食餐饮则会说自己是猪猪女孩的最爱。搜索小红书和微博你会发现不少针对猪猪女孩的搭配,有不少是淘宝店铺的宣传——风格多是软萌可爱、人畜无害的。

去年我在优衣库看到一件肉粉色摇粒绒外套——就是那个在家居睡衣和时髦之间微妙切换的单品,其实我穿上很胖,但我朋友在旁边怂恿说“这不就是猪猪的颜色吗”,我觉得很可爱就买了。Zara的小猪包也是为我量身定做的,会让我看起来更像猪。

但我觉得猪猪女孩这个称号有点假。你可以自己说猪猪女孩,但别人讲你是猪就会不开心。这个人设就是用来欺骗自己的——好像很乐观向上,每天吃很多却很依然自得,但漂亮女孩绝对不会希望别人说自己是猪。

在这个社交速食化的年代,若是想迅速了解别人,最便捷的方式是他给自己贴的标签。过去,这个标签是星座、血型、QQ简介里的好友印象,如今则多了“猪猪女孩”“佛系少女”“秃头男孩”这些更有娱乐属性的人设。

社交媒体和信息碎片化也成了猪猪女孩这一标签广泛传播的推手,或者说所有的人设标签都如是。

春节前我采访了六个猪猪女孩(男孩)。尽管最初他们都是看到我朋友圈的征集,主动顶着猪猪人设来找我,聊到最后却都有些犹豫。

我的理想人设是个独当一面的自信女强人。偶尔讲到猪猪我觉得无伤大雅,但不希望这个标签一直贴在我头上。说实话,一线城市的大多数女孩应该没有在迷恋猪猪这件事——做个精致优雅独立的女孩不好吗,干嘛要做猪呢?

我身高1米63,体重有130斤。说实话我很少大声说我是猪猪女孩,因为会有人点头说:对,你就是。那我就有点尴尬。

商业社会里的猪猪女孩又多了一丝营销的意味。当你接纳了这一人设,就必须通过社交媒体、日常消费开始你的表演。这种表演有时是潜意识行为,并非都是刻意完成的。

posted @ 19-03-04 10:18 作者:admin  阅读:

Powered by 菲京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