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药品三年涨幅高达 600%,是谁在抬高药价?

近日,多家媒体爆出药价飞涨的消息:「多种常用药价格猛涨,有药品三年涨幅高达 600%」。

从「两票制」到「4 7 带量采购」,再到呼之欲出的全国辅助用药目录,可见政府整顿医药行业的决心之大。

随着上述政策的铺开,不少企业将药品价格降至最低点,然而,在药品降价的大环境下,还是出现了部分药价暴涨的现象。

涨价的原因是什么?

原料药涨价

去年 8 月,据钱江晚报报道:

阿司匹林原料药苯酚从 230元/kg涨到 23,000 元/kg,暴涨 99 倍;同一时段内的扑尔敏,价格从 400元/kg 飙升到 23,300 元/kg,一个月里飙涨 58 倍。

除此之外,肌苷、异烟肼、别嘌醇片、氨基酸类、维生素类、尿酸、樟脑等原料药都在短期内出现了不同幅度的上涨。

是什么导致了多种原料药在短期内出现不合理涨价,我认为有以下几个因素:

1. 环保趋严

近年来,国家严控环保,原料药企业不能再粗犷式生产,排出的水要净化,烟要处理,粉尘要拦截,噪音要屏蔽。

对于效益不佳的老企业而言,环保整改投入的钱,根本收不回本,于是一些企业会选择自动退出。

同时,一大批无力承担环保成本的小型药企也开始停产或关闭,而剩下的整改后的原料药企,从折旧及回本的角度考虑,也会选择涨价。

2. 消防、监管引发的非增值性投入增加

最近几年,药企火灾、爆炸频发,这是在公众号搜索关键词「药企 爆炸」的结果。

药企爆炸、火灾频发,导致防监管越来越严。

前几年,我们委托第三方搞消防工程还会附送免费的消防检测,现在则需要单独缴纳消防检测费用,根据施工面积,几千到几万、几十万都是有可能的。

另外就是针对药企一些常用化学试剂的成本,成本包括使用成本和材料本身的价格成本。

鉴于环保的压力,价格成本不可能下调,而使用成本则又增加了不少。

比如现在纯化水检测必定会用到高锰酸钾、硫酸、盐酸,因为属于易制毒化学品,所以必须走专门的网上申购、当地公安部门缉毒大队审批流程。这中间多出来的流程都是成本。

而检水用到的二氯化汞和一些企业研发或者生产用到的叠氮化钠,手续则更为繁琐,因为都属于剧毒品,所以不是你花钱就能买到的。

在一些地区,需要单独设置水泥砖墙结构仓库,并安装嵌入式保险柜,还要视频监控与公安部门二十四小时在线联网。没个十来万投入,不用想的。

为什么我要单独提到检水用的试剂?因为任何药企,只要你在国内,无论是你做什么产品,工艺生产用水都必须符合药典要求。而不管是纯化水还是注射用水,必定会用到以上的试剂。这是一个通用的规则,不存在哪个企业不涉及的情况。

如果很不幸,你们某个工艺用到了叠氮化钠,那么恭喜你中奖了。因为叠氮化钠不仅属于剧毒品,还属于易爆炸物,运输需要单独的运输车,办理运输证,一瓶 500 克的叠氮化钠试剂售价也就几十块到一百块,但运费会高达八九百乃至上千块。

就这样,一些企业也拒绝跨省或者跨市销售,因为手续会更繁琐,而且一个防震的木箱,一箱只能装一瓶,想下这运输成本有多高吧。

鉴于环保的压力,任何此类试剂的报废销毁就变得尤为尴尬。在早些年采购时,这些试剂可能只花费几十块钱,但此时报废可能需要几千甚至上万块。

而且很多处理危化品的企业,因为每年的处理量有限,你还不一定能排上队。退回原生产厂家?对不起,那也得交钱。

所以有的老板发出感叹,「买时我花钱,用时我花钱,存我这还花钱,扔时我要花更多的钱!还造个毛线药?!」

做为下属,您只能给老板吃宽心丸,「老板您放心!这些成本!一分不少的!都会转移到药价上!」

3. 生产、检测硬件设备投入增加

从 98 版 GMP 到 2010 版,从 2005 版药典到 2015 版,生产、检测硬件要求越来越高。

比如阳性对照室必须单独空调系统,纯化水安装在线监测;洁净区风速、换气次数要增加;微生物限度室、无菌室等关键房间要加锁……

可以说科技发展给制药机械行业带来了春天,也给制药企业带来了花钱的机会。

以高效液相、气相、原子吸收光谱仪等设备为例,现在需要安装在线审计追踪系统,比如 LIMS ,一台设备软件费用可能就两三万,这当然属于投入。

但它对产品质量有提高吗?没有,它只是增加了数据造假的难度。相当于为了卡住不良企业造假,然后让所有制药企业都要增加投入。

反正基本可以确认的是,需要买的设备、软件越来越多。陷入一种出了新款,基本上就得告别旧设备、软件的循环中,可惜这循环需要投钱,大量的投钱。

4. 原料药市场垄断

原料药企业垄断早已不是新鲜话题。

今年年初,国家药监局就开出了 2019 年的首张罚单:1 月 9 日,扑尔敏原料药企业湖南尔康医药和河南九势制药就因违反反垄断法规定,两家企业共被判罚 1243.14 万元。

去年 12 月 6 日,三家冰醋酸原料药生产企业也因垄断行为被处罚:没收违法所得及罚款共计 1283.38 万元。这一处罚也被媒体称作「原料药领域反垄断的最大罚单」。

垄断频发,跟原料药企业的审批制度有一定关系。

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和反垄断局此前发布的信息显示,我国共有约 1500 种原料药,其中 50 种原料药只有一家企业取得审批资格可以生产,44 种原料药只有两家企业可以生产, 40 种原料药只有 3 家企业可以生产。

生产资源的高度集中为垄断提供了土壤。

同时,原料药市场还存在着及其隐蔽的垄断行为,如「包销」等中间流通环节的人为炒作,哄抬药价。

所谓「包销」,即几家原料药企都与某一家第三方商业公司签订销售协议,将原料药「圈」到自己的渠道,原料药企不能参与定价,于是该商业公司在保证销量的同时抬高药价。

这样通过第三方商业公司进行销售的原料药,当监管部门查下来时,查到最后也只能查到相关性不大的第三方。

类似事实上已经构成垄断,相关部门却难以查处的现象在原料药市场频发。

原料药垄断经营的顽疾不除,下游制剂企业则会受到严重波及,去年以来,一些常用的低价药被迫停产或价格暴涨的新闻不时被爆出。

去年 10 月,丁香园 Insight 数据库就展示了多种急救药药价的涨幅情况:在 2013 年之前都还比较稳定,在 2013 年后才小幅上升,从 2018 年开始暴涨,部分药品的涨幅在 10 倍以上。

△ 解磷定:较最低价格上涨 70.3 倍

△ 布比卡因:较最低价格上涨 47.4 倍

△ 西地兰:较最低价格上涨 28.5 倍

△ 间羟胺:较最低价格上涨 30.9 倍

△ 缩宫素:较最低价格上涨 13.94 倍

△ 去甲肾上腺素:较最低价格上涨 14.22 倍

△ 氨基乙酸:较最低价格上涨 72.3 倍

行业标准提高,导致中成药涨价

值得注意的是,在最近的一波药品涨价新闻中,不少中成药赫然在列。

去年 8 月,据央视财经报道,云南昆明很多中成药纷纷涨价。例如,天麻祛风补片从 14 元涨到 28 元,桑菊银翘散从 20 元左右涨到了近 40 元,清肺化痰丸从 7.2 元涨到 24.5 元,知柏地黄丸、六味地黄丸、补中益气丸也上涨了一倍左右。

据北京商报报道,北京市东城区国大药房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复方片仔癀软膏 10g 的售价从此前的 40 多元涨到如今的 59.8 元。

丁香园 Insight 数据库也显示,常见的中成药如板蓝根颗粒和黄连上清胶囊,近一年来涨幅颇大。

△ 板蓝根颗粒:近一年来涨幅达 150%

△ 黄连上清胶囊:近一年来涨幅达 50%

究其原因。

据业内人士透露,「以前的中成药加工厂存在质检报告造假甚至没有质检报告的情况,经销商里也有很多散户。」

也就是说,原来市场上充斥着不达标的药品,这些药品是低劣的,甚至是无效的,当然,与其低质相匹配的,是它们的低价。

而随着国家政策的收紧(对保健品的管控等),没有获准生产的企业不敢再冒政策风险生产了。

「以前的企业不开增值税发票,即所谓的『不带票』生产,现在也不敢了。」上述业内人士说道。

总的来说,是行业的逐渐标准化导致了中成药的涨价;环保压力等客观因素和市场垄断等人为因素导致了原料药价格的上涨。

题图:图虫创意

责编:joy

posted @ 19-03-14 06:32 作者:admin  阅读:

Powered by 菲京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