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水爆炸第七天

  最开始,有人以为这是一场地震。

  化工产业也渐渐成为响水县的财政支柱。仅在2011年,陈家港生态化工园的纳税额就占到全县财政收入的1/6左右。响水县政府官网发布于2017年的信息显示,当年度前4个月,化工园区实现税收10853万元。

  爆炸后几个小时里,姚磊和妻子分别救出3人,紧接着,被救出的人又继续救其他人……

  而在距离爆炸点不远处,有一所海安中心幼儿园。爆炸发生时,该园的园长赵明花正带着小朋友做游戏。大家正唱着歌,“春天在哪里呀,麦子长高了长大了,小朋友们快点冲,去麦田里找春天。”

  农业社会,响水农耕不兴;进入工业社会后,响水县开始主动突围,突破口便是化工产业。东濒黄海,北枕灌河的地理形势,非常适宜化工产业发展。

  他们上午去了医院,逐个病房敲门,逐个核对名单,一无所获。下午开车去工业园区,禁止进入,只能在远处眼巴巴看着。赵天急哭了,“没有办法了,只能等。”

  爆炸发生后,很多志愿者也从全国各地赶来,他们负责疏导伤者,同时疏通道路。据志愿者介绍,送来的大多数伤者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都被吓懵了”。当志愿者询问“饿不饿”时,这些伤者小声吐出“饿”字,志愿者便给受伤人员喂汤喂饭。

  听到一声巨响后,她马上大喊一声:“小朋友们往外跑!”

  随后,爆炸的冲击波自化工园区向外蔓延,很快抵达了1公里外的王商村,王商村的商业街顿时面目全非,卷帘门像被捏变形的A4纸一样,被冲击力推出四五米远,一些窗框自二楼震落下来,只剩下窗帘飘飘荡荡的挂在那里。商店内,满屋的商品像“多米诺骨牌”一样,通通撒在了地上,有村民回忆说“‘哗啦’一声,整个村子像是散架了一样”。

  寻亲

  在天嘉宜公司实验室里,张慧自己揉开眼睛,满手是血。她的双腿被压在大理石板下,用尽全身力气才挣脱出来,鞋掉了,光着脚继续往外跑,腐蚀性的液体流到了地上,踩上去很疼。“感觉全世界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一连串不应发生的化学反应,如猛兽般冲破牢笼,在轰鸣与火光中,一些生命随之消逝。根据3月25日现场指挥部第四次新闻发布会公布的最新数据,响水“3·21”事故已造成78人死亡(其中56人已确认身份,22人待确认身份)。

  *自2007年起,该园区内至少发生过4起爆炸、泄漏和火灾事故;

  大点的孩子率先跑了出去,赵明花和5位老师,攥着小班同学的手,也往幼儿园后的麦田跑去。

  与此同时,许多当地市民连夜排队到献血点献血,还有从淮安、连云港、无锡等地赶来献血的志愿者,有现场市民说“去献血的时候前面已经有四五十个人在排队了,后来因为排队献血的人增多,医院又增加了一台采血车,周边还有商户为无偿献血者提供免费豆浆、奶茶。”

  有学者曾走访苏北诸县市,发现了一个现象:几乎每个县市都设立了化工园区,用以吸引产业转移而来的高污染化工企业。这些园区很多缺乏完整科学的产业规划,只是简单地圈上一块地就开始招商。

  2

  她弟弟一夜没睡,凌晨四点多,他发朋友圈说,希望天亮的时候能等到姐姐的好消息。在王商村和化工园区,同样有人因为面临选择而难眠。

  多名家属在网上发布寻人消息,称其亲友事发前在爆炸核心区及周边工厂工作,事故发生后失联。

  当时,天嘉宜氢化车间的还原操作工赵磊(化名)正在位于焚烧炉东侧的氢化车间,第一次爆炸还没反应过来,短短几秒钟后,第二次更大的爆炸来了,“听起来就在很近的地方,我抬头看见(厂区西边的)焚烧炉已经成废墟了。”

  灾难

  除了各方在积极进行援助外,也有不少人在寻找失联的亲人。

  “救人要紧!”许琳曼当即将孩子交给婆婆,冲到门外打车赶往医院。不到15分钟时间,赶到医院的许琳曼看见医院停车场大大小小的车辆上不时有伤员送过来,她和急诊科的另外31名护士姐妹迅速进入应急状态。

  可见,反复的提醒和惩处,都没有唤起涉事企业的高度重视,他们反倒呈现出了一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状态。

  21日正值响水县人民医院急诊科的一名护士许琳曼调休,她在家中带着11个月大的孩子。下午2点50多,工作微信群里接到急诊科护士长许利玲的紧急通知:响水县化工园区突发爆炸事故,所有人包括休假的人全部到科室集中,救治伤员。

  4

  随着送来的伤员越来越多,正在为伤员做清创护理的许琳曼在人群中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自己的丈夫周晨龙,他是一名消防员。短暂的四目相对后,许琳曼喊了一句:“老公,你怎么样?”对方有力地回应:“我没什么,只是一点皮外伤,你不要管我。”

  *2017年1月,涉事企业的时任主要负责人曾因非法处置危险废物、严重污染环境被判刑;

  责编:戴丽丽 李逸博

  同时,依然在核心区域执行任务的武警部队和消防人员也在驻地和工作岗位,向遇难同胞致哀。

  1

  爆炸引起2.2级地震,是什么概念?

  多名被困人员因此被救出,一名被困人员被救出后借消防救援人员的手机,带着哭腔给家人报平安,“消防人员把我救出来了。”简单说明自己所在的位置及伤情后,他匆忙挂了电话,“不能耽误消防员的救援。”

  与此同时,这次事故的原因也随着调查的深入开展逐渐清晰。

  从更长的时间维度来观察,我们就不难发现,天嘉宜是当地政府的“掌上明珠”。这颗“明珠”起步于承接苏南地区产业转移的“北迁运动”。

  今天是3月27日,响水爆炸第七天。江苏盐城市委、市政府在响水举行“3·21”特别重大事故遇难者集中悼念活动,庄严集会、集体举哀,悼念事故遇难者。

  高生产总值及其带来的高税收,让陈家港化工园区颇受重视。在响水县政府官网上,生态化工园区与沿海工业区、经济开发区一道,被称为拉动响水经济的“三驾马车”。但高歌猛进之下,陈家港化工园区的安全事故却一度层出不穷,公开报道显示,几乎每隔两三年,陈家港化工园区就会出现一起严重的生产安全事故,层层加码之下,最终引发了这次的惨烈的爆炸事故。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瞭望智库。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在与天嘉宜化工一墙之隔的江苏华旭药业有限公司,实验室工作人员徐雷看到桌上的对讲机闪了一下绿灯, 传出一声“爆炸了”。他所在的办公室有隔音效果,事后他猜测,自己可能没有听到第一次爆炸。

  编务:李浩然

  救护车上、急诊室里、手术台上、重症室里……多日来,部分医护人员至今还未回家,困了就在值班室眯一会,没有固定饭点,抽空扒拉一口就匆匆回到岗位,4500多名医护人员、116辆救护车、70多名医疗专家,争分夺秒抢救伤员。

  有媒体指出,国外有人做过试验,50克左右TNT的手榴弹,爆炸后10米范围内不会有活物,1吨的TNT放在地面上,能炸出37立方米的坑。而地震2.2级,相当于2吨多的TNT爆炸威力。

  爆炸发生后,空气里开始弥漫黄色烟雾。周边房屋被毁,屋顶被掀开,一片狼藉。

  不等徐雷反应过来,柜子上的玻璃就突然迸裂,像无数子弹,顺着他的头皮、右脸打去,眼镜也被扫飞,接着,一块坠落的木板把他打倒在地。

  特殊的“身世”反映着特定的时代背景。在那个年代,明知化工企业的环境危害,可当地政府依旧毅然决然地选择化工作为经济支柱,时任响水县环保局局长的孔令逸2006年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曾给出了“直率”的回答:“在温饱和环保面前,人们肯定选择前者。这并不是我们笨,而是我们没有选择。”

  3月23日,国务院事故调查组第一次全体会议一针见血地指出:事故暴露出的问题十分突出,表明江苏省一些地方和企业在吸取过去事故的惨痛教训、改进安全生产工作上不认真、不扎实,走形式、走过场,事故企业连续被查处、被通报、被罚款,企业相关负责人仍旧严重违法违规、我行我素,最终酿成惨烈事故。

  (图为3月23日在盐城市第一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医生在对受伤群众进行检查)

  再来看江苏响水,是盐城市“北三县”之一,在公开报道中,这里被视为苏北的传统贫困区域,曾被称作江苏省十大贫困县之一,有“苏北兰考”之称。

  (图为3月22日,消防队员在江苏盐城响水化工厂爆炸事故现场搜救<无人机拍摄>)

  救援人员就在这样险恶的环境中展开了救援,他们“全副武装”,针对不同的燃烧物质,有针对性地选用灭火泡沫,比如厂区内的3个储罐,两个苯罐加1个甲醇罐,每个1500立方,总共4500立方,甲醇燃烧必须用抗溶性泡沫扑救。消防人员架设了13台泡沫炮,对罐体进行冷却和扑救,让正在燃烧的罐体不至于坍塌,因为一旦坍塌,易燃液体流到地面形成流淌火,更加难以控制。

  但实际上,这是一次爆炸。

  爆炸冲击波几乎摧毁厂区内所有的建筑物。

  (图为3月21日,消防人员在爆炸现场参与灭火工作 图源:我们视频)

  (图为全副武装的消防救援人员在进行搜救 图源:环球时报)

  3月21日,江苏盐城市响水县陈家港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下称“天嘉宜”)化学储罐发生爆炸事故,并波及周边16家企业。

  总监制:王磊

  “如果坏事有可能发生,不管这种可能性多么小,它总会发生,并引起最大可能的损失。”海恩法则告诉我们,每一起严重事故的背后,必然有29次轻微事故和300起未遂先兆以及1000起事故隐患。

  而另一个值得关注的事实是,2016年时天嘉宜公司危险化学品安全生产许可证就已经过期。而据《中国化工报》引述报道,此次爆炸源就是存放固体危险废物储存仓库。在没有许可的情况下,还能一路绿灯前进,是相关部门疏于管理还是另有他因?

  (图为王商村村内主路两侧的房屋均不同程度受损,窗户玻璃无一完好)

  当时,崔强(化名)在距事发点四五百米的江苏之江化工有限公司上班。事发前他看到不远处出现明火,正准备打电话向领导反映,“结果手机刚拿到手里,就被炸飞了。”崔强被爆炸的冲击波击倒,甩进了一口横着的反应釜里,上衣破碎,裤子只剩下一条裤带。随后,他从反应釜爬出逃生,“当时烟雾很大,气味也很大,根本看不清有什么东西。”

  爆炸发生后,张伟和其他工人一起向上风口转移。走出厂区时,看见身后巨大的苯罐和甲醇罐正在燃烧。

  同时,救援人员确定了灭火和救人同步开展的策略。前期到现场的近280人的搜救队分成40个搜救组,每组5到7人,在1.1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展开搜救,共涉及16家企业和一个污水处理站,救援人员第一时间进入每个办公区和车间进行搜救。

  当时,正在连云港(601008)市灌南县堆沟港镇九队街上开车的丁磊(化名)觉察出异常之处,他当时听到一声巨响,“车都‘抖’了,街边房屋玻璃被震碎,散落一地。”很快,消息传开,他才知道是发生了爆炸。

  受到爆炸影响的,并不仅仅是响水县陈家港镇的天嘉宜,周边16家企业以及多处村庄均被波及,建筑垮塌、玻璃震碎,半径500米内的房屋基本被毁。

  姚磊(化名)的妻子冒着刺鼻的气味和滚滚黑烟,奋力地刨着埋在砖头堆里的姚磊。“在烟火中救起我,她真厉害。”姚磊红着眼睛说。实际上,姚磊的妻子在发现姚磊之前,还救出了同一车间的弟弟和弟媳,但弟媳最终没能抢救过来。

  但现场的情况不容乐观,每个化工厂原料、生产物料各不相同,爆炸区域充满危化品液体、气体。

  除此之外,盐城全市还有住院治疗伤员566人,其中危重伤员13人,重症66人。目前,事故现场的集中搜救工作基本结束,开始进行现场清理,事故周边环境空气指标持续稳定达标。

  (图为3月21日,救援人员在爆炸事故现场转移伤员)

  救人

  “他今年42岁,身高1.7米左右,”这是她现在唯一记得的关于丈夫的信息。在医院陪护的志愿者说,吉利伍基受到惊吓,醒来之后情绪激动,手机丢了,记忆也很混乱,“她现在情绪激动,不想继续回忆,无法描述爆炸发生前的场景,连工作服都记不起来是什么样,手上也没有丈夫的照片,很多电话号码也记岔了。”

  中国地震台网官微在3月21日下午2点50分最先发布通告,在江苏盐城响水附近测到3.0级地震,后来正式测定震级为2.2级。

  文 | 库叔

  本文由瞭望智库综编。

  就在厂区附近职工和村民展开自救的同时,大规模的救援队伍也正纷纷向这里集结。

  国务院事故调查组第一次全体会议就一针见血地指出“事故暴露出的问题十分突出”、“改进安全生产工作上不认真、不扎实,走形式、走过场”、“严重违法违规、我行我素”……事件爆发的原因和问题可以从这些字眼和定性初见端倪,这些有所指、有深意的话语发人深省。

  王洋(化名)66岁的母亲不幸在爆炸中身亡。据他说,父亲和母亲平时住在距涉事化工厂500多米外的一栋房子里,事发时父亲在邻居家被物体砸伤鼻梁。

  虽然化工产业确实为当地经济发展做出过不小贡献,但在高度强调高质量发展的当下,有些官员如果还“执迷不悟”,只把经济成绩当做最显眼的政绩,那“安全生产要万无一失”可能就成为空话、套话。

  负责为天嘉宜运送天然气的张伟(化名)正开着天然气罐车驶进天嘉宜,并将罐车停在了位于厂区西侧的天然气站门口。

  当时,赵师傅的妻子潘女士正在隔壁邻居家聊天,冲击波将整个屋顶掀起,震碎玻璃。邻居王先生徒手把压在废墟中的潘女士救出来。让人惋惜的是,王先生找到64岁的妻子时,妻子已没有呼吸。

  (图为3月21日拍摄的爆炸事故现场)

  附近建筑监控视频显示,安静的镜头突然剧烈晃动,冲击波从紧闭的卷帘门后喷涌而出,玻璃窗碎成一段一段坠落,尘雾逼近摄像头。

  反思

  在响水化工厂被爆炸冲击得只剩下一座废墟之后,响水县生态化工园区及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的各种“黑历史”也被媒体扒了个遍,发现这家公司真的是劣迹斑斑,爆炸的引线其实早就埋下了:

  生产安全,人命关天,容不得一丝对隐患的侥幸心理,耍不得任何监管上的花拳绣腿。痛定思痛,当前最现实、最迫切的,是各地政府和相关企业从惨案中汲取教训,下决心放弃不惜牺牲安全谋发展的理念、撕掉一切形式主义的画皮,切实提高对安全生产监管的责任心,不放过任何苗头、不放纵一丝隐患、不乱开一道口子,避免悔之晚矣的“人祸”。

  到了次日早上,事发厂区3处着火的储罐和5处着火点也全被扑灭。浓烟散去后,地上的巨坑显露出来,有的厂房被掩埋,有的只剩下框架。

  爆炸发生时,江苏省消防救援总队参谋长陆军正在总队上班,手机里收到盐城亲戚发来的一段很短的视频,紧接着就接到盐城支队的增援请求电话,于是跨区域增援预案被启动,由于是化工厂爆炸,所以调集出动的是化工专业编队和地震救援队。此次共调集全省消防救援队伍192辆消防车,930名指战员,20台重型机械。

  监制:夏宇

  爆炸后争分夺秒抢救伤员的当然少不了医护人员。

  还有许多寻人启事在微信、微博上迅速传播,扩张到了更远的地方。失联人员的姓名、年龄、照片等个人信息被发布、转载,有人黯然:“找到了,人不在了”;也有人沮丧:“依然没有消息”。随着官方公布的遇难人数不断上升,他们往返于工厂和医院,寻找、等待,迎接或是告别。

  3

  事后,刘艳到处寻找,都没有发现丈夫的踪迹。她说,自己曾听说,有人看到爆炸时丈夫跑出来了,后又折返救火。3月22日,刘艳再次来到工厂外面寻找,看到丈夫曾经工作的厂房严重损毁,“只剩下几根水泥柱子,机器被炸得看不出样子,还在冒着白烟。”

  该公司一位员工说,厂里管理相当混乱,招的工人层次参差不齐,多数是通过熟人关系相互介绍进来的,门槛很低,有些工人甚至不识字。他自己也是通过熟人介绍进厂的,每个月工资大约是4500元。刚进来的时候也有人来讲安全注意事项,“但也就讲讲安全而已,没有什么像样的培训。”

  38岁的吉利伍基和丈夫吉克伟哈一起从四川凉山来响水务工,夫妻二人同在华旭药业一个车间工作。爆炸发生后,吉利伍基晕了过去,被救援人员送到了盐城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幸好她伤势不重,呼吸道感染,无其他外伤。但清醒过来后的她发现,丈夫不见了。

  爆炸后的几天,救援和寻人依然在紧张地进行着,有时候救援人员需要一遍一遍的地毯式反复搜索,反复呼喊、击打建筑,看有没有幸存者的回音。有时他们发现了被困人员,但由于道路狭窄,车辆无法进入,为了防止二次伤害,又不敢使用大型器械,救援人员就只得用手扒开废墟,正是这样的坚持,成就了很多生命的奇迹。目前,事故现场的集中搜救工作基本结束,开始进行现场清理,事故周边环境空气指标持续稳定达标。

  3月21日下午,腾讯新闻发起话题“盐城爆炸事故寻人”,该话题18个小时内的阅读量就达到333万,参与6.6万人次。

  刘艳(化名)是天嘉宜公司的员工。3月21日,她外出体检,不在工厂,但与她同在一个厂房工作的丈夫刘如海、公公刘配友、表弟赵坤毫无消息。

  *2018年2月,国家安监总局发函指出该企业存在13项安全隐患问题……。

  (图为“3.21”江苏盐城响水陈家港化工园爆炸核心区航拍图 图源:工人日报)

  当他走下车,准备让管理员打开气站门时,发现位于厂区更西侧的一个铁棚正在着火。“我当时第一反应是赶紧让车离开,保车!”就在张伟指挥天然气罐车向后退时,身后传来了爆炸声。彼时,罐车距离气站不到百米,他被气浪掀翻在地,“感觉后背就像压着一块沉重的铁块似的。”

  为争取抢救时间,检查、评估、术前准备、手术等交叉进行。 “抢救的每一秒都很宝贵,21日晚上我们科室四台手术同时进行。”有的医生3天只睡了五六个小时,眼含血丝却精神抖擞。

  赵磊从车间逃出后发现到处是烟,其他受伤人员纷纷往外跑。除了被烧成废墟的焚烧炉外,同样位于厂区西侧、与气站距离更近的固废仓库也在燃烧。

  响水县人民医院义工协会的登记簿里,还夹着一张张寻亲者留下的纸条,协会的志愿者将爆炸中失联者的照片发在协会志愿者群中,群里的成员遍布响水县附近的多家医院,他们会积极进行搜寻。

  一些村民陆续回到家中查看财物损失,屋内屋外一片狼藉,部分村民已经开始自行清理屋内的玻璃渣,有当地派出所人员逐家登记损失情况。

  3月23日整整一天,17岁的赵天(化名)都在陪着家人四处跑。爆炸发生后,家人一直无法和32岁的叔叔取得联系,37岁的姑父也不知所踪。在此之前,家人陆续找到了姑姑公婆二人的遗体,来不及休息,又立刻出发去找两位失联的年轻人。

  30岁的高星(化名)在天嘉宜公司上班,据其家人介绍,当时她工装里穿着粉色衣服,有目击者称爆炸发生后,她被救出送到医院,但家人找遍周边医院也没找到她。

posted @ 19-04-13 06:00 作者:admin  阅读:

Powered by 菲京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